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续前尘之仙剑缘 > 第二十五章 忘忧花海
    琅邵比其他人多穿了一件狐裘披风,看起来甚是臃肿,佳钰的雪白狐裘披风衬得红红的小脸更加的美丽动人,姽丝有火灵蛇护体,倒是脱下了自己的披风,白色裙子在寒风中随风飘扬,于是彼岸裹上了姽丝脱下的披风外套,还好当时姽丝选的是较短的,彼岸穿起来才没那么滑稽。

    彼岸吸了吸鼻子,抱了抱自己的双臂:“琅邵哥哥,你在皇宫是没有冬天吗?我只知道天庭不分昼夜没有冬天一年四季鸟语花香,难道人间也没有?”

    “有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小就怕冷,而且是从心里害怕。到了这极寒之地我更是有点不由自主的颤抖,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里也莫名的害怕起来。你又是怎么回事,冥界不是阴森森的很冷么,你怎么也怕冷的样子”

    “我......我是花妖,当然怕冷了,似曾相识是好像曾经知道的意思吗?你这样一说我感觉好像来过这里。”彼岸一边说着一边颤抖,她和琅邵一小一大裹得圆圆的像是随时要滚走了一样。

    闻言冷溪立马看向彼岸:“似曾相识?彼岸你来过极寒之地吗?”冷溪事先开口问了出来。

    “没有,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冥府,我第一次来这里,但是我总觉得好像来过这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走到前面的山谷后就会看到大片大片的忘忧花。”

    几个人闻言不约而同的朝着彼岸所指的方向走去,冰面上有些滑,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冷溪和彼岸必须要靠着自己的法力才能行动自如,彼岸牵着佳钰的手,冷溪在佳钰身后随时防备着,担心佳钰会摔倒。

    相比之下没有法力的琅邵就显得有些狼狈,圆滚滚的他一不小心滑到就会滑出去好远,还好穿得多,不至于那么容易受伤。

    纵使千百般小心姽丝还是脚底一滑向后倒去,雌雄火灵蛇突然从姽丝背后出现将她托住才没有摔倒。

    姽丝站稳后轻轻拍了拍火灵蛇表示感谢,似乎是因为姽丝差点摔倒,火灵蛇有些小情绪,气鼓鼓的朝着冰面喷火,火焰接触冰面后冰面却一点要融化的迹象都没有,彼岸也使出法力尝试融化冰面,同样毫无效果,冰面像是在嘲讽各位一般反射出一股亮光。

    “没用的,这些冰能保持三千多年不化就说明不是一般的冰。”

    冷溪正说着就听到一声惨叫,琅邵啊一声滑到在地上,并且不停地朝着下坡滑去,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琅邵吸引过去,佳钰也不小心滑到了,彼岸和她手牵手也跟着滑了下去,冷溪向前一扑也只拉到了彼岸的衣角。

    只见琅邵滑到最低处后停了下来,紧接着佳钰和彼岸也滑下来撞到了琅邵身上,琅邵有苦不能言,正在庆幸自己穿得多,佳钰和彼岸也没多重时,冷溪也撞了上来,四个人就这样亲密的叠在了斜坡上。

    姽丝让火灵蛇回到自己身体里面后也直接坐地上滑了下去,不过她没有撞在几人身上,而是在旁边停了下来,拉着佳钰和彼岸的手帮着两人站起来。

    冷溪看着几个人停下来的旁边,有一条长长的峡谷,看不到峡谷对面是什么,峡谷很狭窄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冷溪有点犹豫要不要往前走,虽然目前为止还没有遇到其他人。

    在山花城的时候山花城就已经鱼龙混杂了,从这条狭长的小道进去的话指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到时候连反抗的空间都没有,而且也不知道这个峡谷的那边是否有出口。

    只是冷溪还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彼岸就已经先一步进入了峡谷中:

    “忘忧花海好像就在前面......”

    冷溪也跟了上去,虽然彼岸有法力,但是万一遇到什么危险自己就在她身后还来得及反应,姽丝拉住了正要跟上去的佳钰,让她和自己一起,琅邵识相的跟在了冷溪后面,姽丝垫后,因为她有火灵蛇在身可以不用随时注意身后,火灵蛇会帮她看着。

    窄窄的峡谷两岸也是被冰封住的,峡谷内寒气袭人,再加上几乎是整个身体贴着过道上的冰行走,连姽丝都开始感觉到了寒冷,她开始有些担心起佳钰来:

    “佳钰,还能忍受吗?”

    “姐姐放心,我可以的。”因为戴着狐裘披风的帽子,佳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瓮瓮的,她嘴上说着没事,实际上姽丝看到佳钰的手都已经被冻红了、火灵蛇似乎能和姽丝心意相通,感受到姽丝很担心佳钰,但是又不敢随意进入佳钰的身体里面,于是雌性火灵蛇从姽丝身体里面出来悬浮在几人头顶前进。

    虽然两旁的冰壁上都很冰凉,但是雌性火灵蛇在头顶给大家带来了温暖。

    过道实在是太过狭窄,有的地方甚至需要侧身经过,若不是因为这些冰和浑身红光的火灵蛇的存在估计峡谷里会很黑暗,即便是这样抬头也只能看到一线天,后一个人平视的话只能看到前一个人的后背,道路也弯弯曲曲,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大家就这样低着头看着前一个人的脚跟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突然停了下来,雌性火灵蛇回到姽丝的身体里。

    冷溪绕过愣住的彼岸出了峡谷,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后面的紧接着姽丝她们也出来了,几个人都就这样愣在当场,放眼望去的一片小山坳里全是橙色,仔细一看发现冰下密密麻麻的盛开着忘忧花,是忘忧花海!

    原来彼岸说有一片忘忧花海是真的!

    可是彼岸明明说不记得自己来过极寒之地,又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有一片忘忧花海。

    大家都在因为这片花海震惊时,彼岸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痛苦的蹲下了身子。

    “彼岸你怎么了!”

    从峡谷出来后站在彼岸身后的姽丝最先注意到彼岸的不对劲,姽丝的声音将几个人从发呆状态中拉了回来,纷纷靠近查看彼岸的情况。

    彼岸没有来得及回复就直接晕了过去。

    “彼岸!” 姽丝惊呼一声及时将彼岸抱住了。

    “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姽丝点点头,琅邵从姽丝手中接过彼岸抱在怀里,冷溪则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用行李简单的搭了个帐篷,还好有火灵蛇盘在里面,这样大家也不会感到有多寒冷。

    彼岸躺在琅邵主动脱下的狐裘披风上面,佳钰守在一旁,谁也不知道彼岸是什么情况,只能等,等明天彼岸会不会醒过来,正好天也开始慢慢变黑了,不适合赶路。

    火灵蛇盘在中间像个火炉,又像烛灯,一开始几人围着坐在一起,吃了简单的干粮后佳钰就靠在姽丝腿上睡着了,剩下三人迟迟没法入睡,也不敢入睡,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冷溪将自己的斗篷脱下来给佳钰盖上后就闭上眼开始入定。

    琅邵只是一个普通人,姽丝就算有火灵蛇伴身也只是一个女子,所以冷溪并没有打算入睡,而是凝神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当年被师父囚禁在道观无法离开的时候他就是靠自己的耳朵去倾听周围更多声音的,在法力的帮助下能听到几百米外的动静,有时候甚至比眼睛还要有用。

    这极寒之地千里冰封,能听到的也只有风的呼呼声。

    “姽丝你也睡会儿吧,我来守着。”琅邵自告奋勇倒是展示了他的男子气概。

    姽丝没有说话,摸了摸火灵蛇的头,火灵蛇也乖巧的在她手心蹭蹭。

    琅邵也知道自己没有冷溪那么厉害,让自己守着他们肯定不放心,于是自讨没趣的将火灵蛇的尾巴抱在怀里,让自己更暖和一点:“我听说忘忧花是有毒的,能够使人产生幻觉,彼岸会不会是因为忘忧花中毒了。“

    琅邵说完又立即摇摇头,“那些忘忧花明明都已经被冻住了,而且只有彼岸有事,我们也没事啊!”

    姽丝和冷溪依然没有理他,琅邵探口气陷入沉思,好半天后他突然说:“对了,冷溪,用我的血可不可以!”

    琅邵说着就打算用剑去割自己的手,冷溪猛地睁开眼拦住了他:“现在还不知道彼岸晕过去的原因,不可轻易尝试!而且虎妖说自从进入极寒之地后你的气息就再次出现了,这个时候你要是流血了不知道会引来什么麻烦。”

    “冷溪,你说,为什么十五年来我们都好好的,突然魔物就找到我们了呢?”

    冷溪这才知道原来姽丝一直在考虑这个事,她虽然不能接受自己是魔族公主的转世,但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她不得不面对的事实,也难怪会困扰着她。

    “我不知道,但是最好的解释是小六,那天小六说早就知道你的身份,或许这十五年来小六深知自己修为太浅,就算是告诉了魔族你们的踪迹,以她的修为在魔族也得不到重用,正好这个时候琅邵出现了,她以为自己能够顺利吸掉琅邵的血,增加自己的修为,自己在魔族也会有一席之地。”

    冷溪说这些话的时候并没有睁开眼睛,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继续说道:“这些只是我的猜测,也有可能她多少还有一点良知,所以拖到现在......”

http://www.lyyww.com/10_10497/46475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