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续前尘之仙剑缘 > 第五十三章 姐妹相认
    此时在丞相府的初柔被罚跪在了祠堂,张丞相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出逃这事太子不计较也就算了,你还有脸和我说你喜欢的是太子的侍卫十三?那个十三他有哪点比得上太子,而且他两个月前就是失踪了,生死未卜,你要给一个小小的侍卫守活寡?”

    初柔十分坚定:“太子有说过十三没死。”

    张丞相沉默了,自己就初柔这一个女儿,怎么舍得她嫁给一个侍卫。

    “你就跪着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找我。”

    张丞相离开祠堂,刚走没几步就遇到丫鬟搀扶着的夫人往这边走来,“夫君,什么时候才能去见见姽丝啊。”

    张丞相上前从丫鬟手中接过秋叶,安责怪到:“不是让你好生躺着么,怎么又出来了。”

    “这么多年我们不曾回去,我还没来得及报答父亲母亲的养育之恩,她们就不在人世了,现在听闻姽丝姐妹还在,你让我怎么不心急。”

    秋叶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张丞相给她拭去眼泪:“好啦,夫人的心情我懂。”

    张丞相吩咐丫鬟去将初柔叫来,一旁的小厮也立马去准备马车,初柔高兴坏了,就知道自己不会被罚跪多久。

    马车一路驶到欢聚楼,越是到了欢聚楼,秋叶的心情越是激动,也很复杂,她害怕遇到的人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张丞相看出她的担忧,将她的手放在手心轻轻拍了拍让她安心,秋叶朝张丞相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欢聚楼的掌柜看到丞相府的马车停在门口立马高高兴兴恭恭敬敬地迎了出来:“不知丞相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张丞相挥挥手:“听闻你在今日住进来两个姑娘,其中一个叫姽丝可否传唤一声。”

    掌柜的正要吩咐下去,初柔从马车中探出头来,继而跳下马车:“掌柜的,你先安排我爹娘寻一个好座位,姽丝这边交给我就行。”

    初柔能够帮忙,掌柜的心里高兴还来不及,立马带着张丞相和秋叶去了雅间。

    姽丝和冷溪正在房间里面说着神剑碎片的事,佳钰坐在一旁昏昏欲睡,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两位小姐,初柔小姐求见。”

    一个小二带着初柔恭敬的站在门口,见到冷溪开门小二才退下,冷溪十分疑惑:“初柔小姐有事儿?”

    初柔伸着脖子往里面看了看,看到姽丝和佳钰都在,才放心的道:“我是来找姽丝和佳钰的。”

    姽丝听到声音来到门前,佳钰揉揉朦胧的眼跟了上来。

    “不知初柔小姐找我们姐妹二人有何事?”

    “是这样的,你之前问过我母亲的名字是否是秋叶,我当时否定了,和母亲说过这件事之后母亲要求见你一面,希望你们能上几分保面,让母亲见上一面。”

    听到初柔这样说,姽丝大概猜到初柔的母亲应该是认识秋叶的,“你母亲身在何处?”

    “母亲一听说你们在这边想着过来见你们,现在已经在雅间等着了。”

    既然人已经到了雅间,那也没什么好拒绝的了,更何况她还有可能认识秋叶,姽丝回头牵上佳钰的手,顺便对冷溪说道:“你先回房间,等我一会儿,剩下的事我们晚上再商量。”

    “不需要我陪着吗?”

    姽丝摇摇头表示不用,就在客栈内,而且自己和冷溪救过初柔的命,不会有什么事的。

    初柔感激的看向姽丝转身带着她们去了雅间。

    在雅间等候多时的秋叶早已心急如焚,每次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都会站起来,反反复复重复了好几次。

    好不容易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是初柔,初柔总算是过来了,那跟着她的两个人应该就是姽丝和佳钰了,秋叶再次站起身上前打开了门。

    在看到姽丝和佳钰的脸的一瞬间,秋叶仿佛回到了十多年前,仿佛看到了那个待自己如亲生女儿的夫人,她双腿一软,眼泪夺眶而出,跪到地上恭敬的叫了声:“小姐。”

    这一幕不仅吓到了初柔,还吓到了姽丝和佳钰两姐妹,张丞相和初柔立马上前扶起秋叶:“你这是做什么?怎可轻易跪人。”

    张丞相的语气中是带有生气的,且不说秋叶是自己的妻子,堂堂丞相的妻子怎么可以轻易跪人,更多的是心疼,她的病还没好,怎么舍得她轻易跪人。

    秋叶却丝毫不在意,心里感动凌员外的女儿还活在世上。

    姽丝也立马上前扶秋叶,刚才没有看的真切,这下凑近了看才发现眼前的人和自己梦中的秋叶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眼前的这个人要老一些罢了。

    姽丝试探的叫了一声:“秋叶姐姐?”

    秋叶抹了抹泪水:“是我,我是秋叶,一转眼你们姐妹俩都这么大了,当年我出嫁的时候,你们俩还尚在襁褓。只有这么大。”

    秋叶说着用手比划了一下,眼泪还在不停流着,心中开心但更多的是难过:“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啊,我都还没来得及……”说着说着秋叶哽咽起来。

    姽丝将佳钰拉到跟前:“这就是我先前和你说过的秋叶姐姐,以前母亲和我们说过的那个嫁给了张生的女儿。”

    从姽丝口中听闻凌夫人称自己为女儿,秋叶心中感动,又想到自从搬到皇城之后就没回过湖池镇,自己多有不孝,心中悲痛一口气没缓过来,竟是晕了过去。

    把一群人都给吓坏了,立马让掌柜的去传唤了大夫,冷溪也闻声而来,稍施法术秋叶便醒了过来,醒过来的秋叶心情并没有好转,拉住姽丝的衣袖大哭起来。

    “女儿不孝啊,父亲母亲养我这么大,出家之后竟是一次没回,一次也没能在爹娘跟前尽孝,女儿枉为人母,枉为人啊!”

    张丞相将秋叶抱在怀中:“这一切都怪我,若不是我公务缠身,也不至于不能陪你回娘家看看。”

    佳钰的情绪也被秋叶感染抽抽搭搭哭了起来,她的脑海中出现了父母临死前的场景,也出现了父母还在世时的那些快乐回忆,姽丝心中也难过,一手拉着秋叶,一手拉过佳钰,她屈膝半蹲在秋叶面前:“不怪姐姐。”

    父母在世时曾经相约来过皇城,那个时候就是为了来皇城看秋叶的,只是当时姽丝和佳钰姐妹俩也是八九岁的年纪了,不愿打扰父母单独出行游玩,便没有在一起,所以十几年前秋叶还是见过凌员外和夫人的,后来凌员外和凌夫人多次出行,姽丝也有听他们说过有关秋叶的事。

    “爹爹和娘亲也知道丞相公务缠身,几次来皇城都是偷偷探望,不愿给你们添麻烦。”

    秋叶扑到张丞相的怀里大哭:“我不孝啊!”

    张丞相摸着她的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时候沉默也许是最好的安慰。

    “娘,你别哭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好在还有姽丝和佳钰,外公外婆也不希望你这样伤心难过,弄坏了自己的身体。”初柔从小到大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自然是体会不到秋叶的痛苦,只是看到自己的娘亲难过,便也跟着难过起来。

    佳钰哽咽着安慰道:“秋叶姐姐,你别难过了,我和姐姐这次来皇城是专门来投奔你的。”

    姽丝点点头,但她没有说出自己想要把佳钰托付给秋叶的打算,只是淡淡的道:“爹爹娘亲走后我们姐妹二人无依无靠,有一日忽然梦到了秋叶姐姐,想起娘亲曾经和我们说过一些有关秋叶姐姐的事,便动身来了皇城希望能够投奔秋叶姐姐。”

    几人说话间均带着哭腔,说着说着连姽丝也再也忍不住三姐妹抱头痛哭起来,张丞相和冷溪主动退了出去,初柔也不放心的出去关上了门。

    三个人的哭声引来了路人的注目,光是听到的人都有些动容,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安慰一番,只是碍于门口站了两个汉子和一个女子,也就不敢去打探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好一会儿屋子里面的哭声才渐渐低了下去,门一打开,三人的眼睛均是红肿的样子。

    相认之后欢聚楼是不能住了,秋叶强烈要求姽丝和佳钰住到府上去,得知冷溪是玄空道长的弟子之后,秋叶更加热情起来,当年若不是玄空道长,凌夫人早就去世了,凌夫人相当于是自己的母亲,所以玄空道长也是自己的恩人,他的弟子自然也是要好好招待的。

    为了方便和姽丝姐妹在一起,冷溪没有拒绝秋叶的好意,临走前嘱咐了如婳身上的伤需要注意的问题,因为如婳现在用的是三公主的身体,为了不被人注意她没有出门,只是站在窗前看着丞相府的马车离去。

    坐在马上的冷溪抬头眼神正好对上站在窗前的如婳,礼貌的朝她一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马车里面秋叶总算是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拉着两姐妹的手问这问那,听到关于湖池镇遭遇的一切,她的眼泪就总是收不住。

    后来两姐妹捡着高兴的事说,秋叶的脸上也逐渐有了笑容。

    身份尊贵的张丞相沦为了马车车夫,听着马车里面传出来的欢声笑语,他的嘴角也忍不住扬了起来。

    马车到了丞相府前停下,管家立马迎了出来,此时天已经快黑了,好在提前有小厮来报府中会有客人来,管家已经备好了酒菜,就等客人上桌了。

    从马车上下来,秋叶一直抓住两姐妹的手不放,连初柔这个亲生女儿都被冷落在后面,但初柔没有任何怨言,和张丞相一道跟在后面,父女俩相视一笑。

http://www.lyyww.com/10_10497/46476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