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师尊他老人家爱吃醋 > 第一百三五章 她休想
    她倒是想怀疑是宁因,可是从离开昆仑之后她便没有见她出现,因此也怀疑不上去。

    听到她这么说,辞月华皱着眉思索了片刻,突然想起她那前后转变的态度,一下子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你……你当初不愿做我弟子,是不是……是不是其实……”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姿打断,“不是的,师尊你别多想!”

    然而辞月华的脸色还是无比难看,并没有被青姿的这句话给安慰道,他问道:“那你是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三天前还在殿门口跪着求我收徒,三天之后却如同完全变了一个人?

    为什么拜师大会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眼里还有激动崇拜与满眼星光,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却是嫌弃不耐以及满脸嘲讽?

    为什么……

    青姿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不敢去看辞月华的目光,她轻咳两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在梦里我们有很多误会,而且那些误会也没有解开,所以醒过来的弟子误以为那些还会再发生,所以才想着避开。”说完她又认真的对辞月华道:“不过师尊你放心,弟子的死与你无关的!”

    辞月华心里却依旧存疑,若是以他脾性,知道自己的弟子遇害,必然会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找出凶手为她报仇。

    可是在她的梦中好像自己并没有,否则她也不会一开始那么排斥自己了。

    而且虽然他一直没有去想,但是那鬼修说的话他却实实在在的记住了。

    她说的那些话,以及那刻骨的恨意,无一不在提醒着他,自己必然做过什么令她深恶痛绝的事情!

    见辞月华还在那里兀自纠结,青姿实在看不下去了,便道:“师尊,你别胡思乱想了,那仅仅只是一个梦罢了!”

    现在她还好好的,所以,那些就让它们当做梦一般存在就好了!

    辞月华却道:“可是那鬼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她的修为,她的做法都是为师见所未见的!”

    这下青姿也沉默了,确实,鬼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不论她是好是坏,终究是个大问题,压根无法让人忽略。

    不过青姿却依旧不愿意让他在这些事里面纠结,她道:“其实师尊真的不必如此担心,时至今日,那梦中的很多东西其实并不一样的。”

    比如几个没有发生的事,比如……宁因!

    辞月华则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如同发誓一般道:“我不会让你变成那个样子的!我会保护好你!”

    这次他不是以师尊的身份去说这些话,而是以一个男子的身份,想要去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青姿看到他眼里的认真,心下微动,慢慢眯起了眼睛,笑了起来。她歪着头道:“那弟子就承蒙师尊小心保护咯!”

    辞月华闻言也笑了,将之前的阴郁也一扫而空。

    想来那个梦确实也仅仅是一个梦罢了,毕竟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是满心满眼的信任啊,若是那梦中的是真的,或者自己真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她又如何还会信任自己,将自己的安危交给自己呢?

    不过虽然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日之后,辞月华对于青姿的保护更加细致入微了,每日出现在青姿身前的人,他的视线就如同透射光线一般将那人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一遍,仿佛每个出现在她面前的人都是不轨之徒。

    见辞月华心情好点了,青姿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想想既然都知道了鬼修的存在了,那么另一个灵魂的存在也没有必要再瞒着了,于是她便又将去望神村的时候遇到的斗篷女子也告诉了辞月华。

    “竟然还有一个?可知是敌是友?”

    青姿道:“现在看来应该不是敌人。她当时是在被鬼修追赶,而且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找到了我让我小心宁因。是不是朋友我不敢肯定,但一定不是站在鬼修那边的。”

    辞月华想起了什么突然道:“她们会不会就是你魂魄缺失的原因?”

    见辞月华主动提到了这上面,青姿也省的自己想办法往上面引,配合的点点头道:“弟子也这么想过。在梦中的时候,这个时候弟子的修为远不止如此,而且弟子有些时候修炼总感觉有些力不从心,怕也就是魂魄缺失的原因。”

    辞月华闻言皱紧了眉头,他道:“可即使如此,她们为何不归位?”

    青姿摇头,“那刚出现的弟子不知,但是这鬼修……她好像一直都只想将自己吞噬夺舍!”

    辞月华冷了脸道:“她休想!”

    宁因的这件事情基本已经算是板上钉钉了,自然也得尽快告知山门弟子,以免外出的时候遇到会被对方利用。

    当他们将这件事告诉给时千秋之后,自然也在山门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另一件事情给掩盖了。

    几天后,时朗传信回来告知辞月华,在甘蜀地区有不少尸傀与鬼族出没,犯案不止。

    不仅仅是他,外出历练的山门弟子也传了同样的消息回来。

    青姿知道是鬼族又开始有动作了,以前这些事还没什么所谓,可以当做是历练,可是现在有鬼修在里面掺和,只怕会棘手的很。

    不出所料,外出的弟子有不少都在那些鬼族与尸傀手上吃了亏,很多弟子负伤而归,还有几个特别倒霉的连命都搭了进去。

    然而这件事还不仅仅止步于此,半个月后,各个仙门世家都开始通信,内容没有其他,都是关于鬼族作乱,尸傀行凶的事。

    与此同时,另一件也算得上是大事的事情也传到了青姿的耳中。

    万阳宗宗主与三日前心疾突发,药石无医,已经气绝身亡。

    万阳宗作为五大宗门中的龙头老大,对于其山门内发生的事,各大仙门还是很关心的。

    现在听说宗主没了,一时之间有人欢喜有人忧,当然,欢喜的人自然是占大多数的。

    毕竟这位宗主虽然身有心疾,但是修为与心计却也不若,否则又如何能将万阳宗发展的这么大呢?

    大家也都清楚万阳宗水深,里面的明争暗斗不止不休,这宗主还在的时候,可能大家都还顾忌着点,这人一死,怕是要群魔乱舞。

    偏偏他身后的儿子是个胸无大志平平无奇的,即便有一个天资卓绝的一直没有认回来,前不久还大闹了一场,现在怕是也没什么用了。

    果然,在万阳宗宗主身死的消息传来后不久便又传来万阳宗内乱的消息。

    有本事的人自然不愿意屈居萧必安那样的一个废物之下,加之又爆出万阳宗主的丑闻,一时之间声讨不息,压都压不住。

    原本应该平稳坐上宗主之位的萧必安终归没能坐得上去,不仅有霍凤行使绊子,其他想上位的宗门长老也出来反对。

    也因为如今形势所逼,最后只选了一个声望最高的长老出来暂代宗门事务。

    这之后,天下便乱了起来,各城各地不时有命案发生,祈愿不断。

    青姿与辞月华自然也没有待在山门里,一来为抓回宁因,二来,辞月华也想将那鬼修抓住,再加上乱的厉害,两人便也出门除秽去了。

    行在路上,青姿突然侧头问辞月华:“师尊,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辞月华道:“听闻走马镇尸傀颇多,门中弟子无能为力,我们去那里看看。”

    走马镇,距离昆仑山可是够远了,两人御剑行了一日才到。

    走马镇不大,可入目的第一眼却满是荒凉。

    明明还未至夏日,绿植便在新生中变得枯黄,飘满大街。

    风沙一过,除了在地面打着旋升上空中又缓缓飘落的枯叶便再无其他。

    两边的房屋也已经残破不堪,像是遭受了巨大的摧残,两人行了一路更是连半个人影的都没见到。

    这里的每一片土地,每一间房屋,每一个角落都无时不刻不在向两人诉说着他们的凄凉。

    两人皆凝了眉,青姿道:“看来这里比他们回山门报告的还要严重!”

    辞月华嗯了一声道:“我们先看看还有没有人在,小心点找,附近可能就有尸傀,莫要惊动了它们。”

    青姿应下,两人便开始在一片破损房屋中一间一间的敲门,声音也放的很低:“有人在吗?我们是昆仑山弟子前来除秽。”

    而遇到开着的房门,青姿也小心的走进去查看了一番,里面被弄得杂乱不堪,四处溅有血迹,还有很多爪子抓过的痕迹,想来是里面的屋主被尸傀闯入已经遇害。

    只是没有在屋中见到尸体,这一点倒是让青姿感到奇怪。

    她又查看了好些房屋,除了被破门而入的里面有凌乱不堪的血迹之外,那些无人应答的房屋里倒是整整齐齐,不过都无一例外的,其中的人都不知所踪。

    两人又汇合到一起,青姿问道:“怎么样?可有寻到活人?”

    辞月华摇摇头。

    两人面色都稍显凝重。

    青姿道:“这里真是处处透着古怪,还不到秋天,可是入眼皆是枯黄一片。屋内有血迹却没有尸体。房屋完好无损的屋子里也同样没有人影,而且我们来了这么久也没有遇到半个尸傀。就好像这里的人连同那些尸傀都悄无声息的凭空消失了一般。”

    辞月华道:“之前消失的那些村庄怕也与这里差不多!”

    青姿皱眉,“师尊的意思是说这里的人都被那些鬼族给抓走了?可若是如此,又为何要让那些尸傀过来犯案,还要让我们山门里的人知道?这不是多此一举?”

    辞月华则想的多一些,他道:“那可未必!”

    青姿眼睛一转,也想到了,她道:“师尊的意思是他们这么做的用意就是要将我们引过来?”

    还不待听到辞月华回答,下一刻,青姿手腕一紧,竟是被辞月华一把抓住用力一带,被他扯进了怀中。

    青姿还没有明白过来就听到一道破风声从自己耳边刮过,青姿定睛一看,竟是一片枯叶,此刻正深深扎在地面。

    若是方才她没有躲过,怕是要被这东西穿个透心凉。

    “小心!”辞月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而后抬头看向一个方向。

    青姿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就见在不远处一栋高楼之上正懒散地歪坐着一个人影,红衣黑发,随风翻飞。

    那人与青姿长相一般无二,只是对方多得是颓丧的美感,青姿则是鲜活的明艳。

    在她的两指见还捏着一片与之前一般无二的枯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好一对情真意切的师徒啊,真是令人……”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是青姿却知道她她没说出来的是什么意思,绝对不是羡慕惊讶什么的,多半是恶心,嫉妒吧!

    青姿面色不善地道:“你倒是好的快!”

    鬼修看着自己手指尖的枯叶,秀美一挑,嘴角斜斜勾出一抹弧度,“托你的洪福,好的是挺快的!”

    说着她目光诡异地看了辞月华一眼道:“师尊现在看起来倒是不如第一次见识那般惊讶了,看来是某人跟你交底了?她怎么跟你说的,让我来猜猜看。”

    闻言两人同时抿唇互看了一眼又看向她。

    鬼修轻笑一声道:“她是不是跟你说她其实是做了一场梦?是不是说我是她的前世?”

    辞月华眼底诲深莫测。

    倒是青姿却丝毫不意外,毕竟他们本来就出自一体,自己能知道她的想法,她知道自己的想法也没有什么不对。

    鬼修又继续道:“你不会这样就信了吧?”

    不待辞月华开口青姿就道:“他不信我难不成还要信你?”

    鬼修却道:“我们本是一家,信你信我都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师尊这样的人也会相信别人么?还是相信我们这样的人?”

    “你闭嘴!”青姿大喝一声,“师尊是什么样的人轮不到你来质疑!”

    鬼修啧了一声道:“你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不待她说完,青姿便直接动手,飞身而后便与她动起手来。

    辞月华目光微闪,看向远处除了装扮不同其余地方却完全相同的两人,一时间竟呆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

    鬼修与青姿交手中嘲讽一笑道:“怎么,愤怒了?慌了?”

    青姿低喝道:“你闭嘴!”

    鬼修却继续道:“你在怕什么?怕他知道你前世做过的恶事还是怕他知道你们曾经的关系?”

    青姿还是道:“你闭嘴!”

    虽然她面色没有如何变化,但是鬼修还是在她愈发凌厉的攻击中感受到了对方的怒意,不由得嘴角的笑意开的更大。

    

http://www.lyyww.com/12_12485/76033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