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 > 第九十一章 唤人归,儿坑爹
    就在人人都觉得黎土根的小儿子根本没什么病,牧西西这个符医名不符实,恐怕是个假符医,胡说八道的时候,小家伙发病了。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好日子,大伙儿刚下地没多久,正热火朝天地干着农活的时候,就见应该去上学堂的黎皓月不知为何没去族学,反而急匆匆地朝着黎大柱家的田地这里跑了过来。

    他冲到自家田边,神色慌张,一副想哭害怕的表情,急慌慌地大声叫着他爹黎土根:“爹!爹!不好了!阿瑜不好了!”

    “怎么不好了?”因为长子的神情不对劲,头一次见他这么慌张,还想哭,以为真发生了什么大事的黎土根心中一惊,第一时间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问道。

    这个时候,黎土根满脑子想的都是,有人发现安明瑜的身份了?她出了什么危险?是遇到什么问题了?真是的,就不应该让她下山,真出问题了的话,他可怎么向牧姨交代啊?

    在场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竖起耳朵听黎土根父子的对话,每一个人都对黎皓月将要说出来的话表示非常关注。

    “阿瑜,发病了!”黎皓月哭兮兮地叫道。

    “……”发病?她会发什么病?别看她幼小纤弱,可身体壮得跟个小牛犊一样,怎么可能会病?

    黎土根心里纳闷,根本不相信,所以,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再仔细看了一下自家儿子,发现他的表情很真,毫无破绽,可是望向自己的眼神中,透着一种只有他们父子之间才能明白的、同情。

    瞬间,黎土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就像是明瑜小小姐下山前,那段水深火热时期内常有的预感,噢,不——!他应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想逃!

    仿佛看出了自家爹亲的退却,知道他明白了自己的来意,黎皓月催促道:“爹,您快回去啊!”同时,他的脚底下挪了地方,身形微微绷紧,防止他爹逃跑。

    黎土根仿佛明白了什么,眼神无声地传递信息:儿子,你别拦着你爹我,给条生路!

    “阿瑜这次发病来势汹汹,西姨说会有生命危险,南姨正在帮西姨的忙,可她们两个人忙不过来。阿瑜每次发病,您都在跟前,知道怎么做,所以南姨让我过来叫您回去。”黎皓月同情的眼神越演越烈,但脚底下始终不挪地,不退让。

    父子间的默契,使黎土根听明白了这段话背后的含义,翻译过来就是:明瑜小小姐这次突如其来的惩罚来势汹汹,牧西西说有危险,牧南南正和她一起经受着水深火热,快扛不住了,得再来一个同伴共患难!

    “您可要快一点,越晚去,西姨控制不住的话,阿瑜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的。西姨说了,越耽搁,所用的药越重,后果很难预料!”黎皓月强调了一句。

    听在黎土根的耳中就是:回去的越慢越晚,明瑜小小姐的惩罚会控制不住,越来越严重的。牧西西说,越耽搁,明瑜小小姐放出来的毒蛊越可怕,后果很严重!

    曾经在山上经历过的水深火热并没有因为下山后的美好生活而彻底忘记,反而在这一瞬间,清晰地浮现在了黎土根的脑海中。

    于是,正竖起耳朵关心黎皓月带来什么消息的所有人都感到意外,黎土根家的小儿子竟然发病了的时候,就看见黎土根突然间跳跃出了田地,飞速冲向了他家院子的方向。

    黎皓月的速度也很快,紧跟在了他爹的身后。至于田地间黎家老宅的人会不会跟来,会不会去老宅跟奶奶报告这件事,还有同村的那些人会不会起了八卦之心也跑来,他就不管了。

    阿瑜私底下跟他说了,她需要“发病”一次,让村里人见到,免得总有人盯着“黎皓玉”的亲事不放,同时,也好给她戴面具的事情安个令人信服的理由。

    当然了,她话语中略微提了一下爹和西姨、南姨他们自从下了山后,不如山上那么懂规矩了的话。

    黎皓月瞬间明白,她是觉得他们太不像话了,明明阿瑜和他都以身作则,亲自示范过,教他们礼仪,结果,这三个大人做不好表率,自从下山后就松懈了,实属不应该。

    至于阿瑜用毒蛊来惩罚他们的事情,黎皓月一点都不反对,甚至还赞同,因为,阿瑜说了,这是为他们好。

    可越跟在他爹身后,黎皓月越觉得不对劲,他爹是往自家院子那里跑去,可速度是不是有些快了?照这样下去,嗯,他爹根本就是在往他家院子后的山上跑去的吧?

    黎皓月发现了真相,几个起落,就拦在了他爹面前。

    “爹,您这是去哪里?阿瑜那里需要您过去。”黎皓月对自己的爹无奈道,就知道他想逃之夭夭。

    “你跟着我做什么,赶紧去上族学,这里有你爹我,不用你操心。”黎土根装傻,转移话题道。

    “我昨晚就跟二堂哥说了,让他帮我跟夫子请个假,今天家里有事。”黎皓月毫不为他爹的话所动。

    好你个儿子,昨晚?这是有预谋啊,都不跟你爹透露一下!黎土根的心好痛,觉得这个儿子是白养了。

    “您赶紧回去吧,别往山上去,躲起来的话,会更惨。”黎皓月那眼神好似在说,就像您曾经躲到了山下一样。

    “我、我哪有躲起来,阿瑜生病,我是去山上帮她取东西,然后……”一去不复返而已,黎土根心虚道。

    “爹,您是怕阿瑜的毒蛊么?”黎皓月很直白地指了出来,丝毫不顾及他爹的脸面。

    “哪、哪有!”不愿在儿子心目中的高大形象有损,黎土根死鸭子嘴硬。

    “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呀,赶紧回去吧,您明白,阿瑜得病一次的。”黎皓月认真道,看他爹怪可怜的,有点不忍心,安慰了一下,“至于那些毒蛊,阿瑜都有解药的,所以,您别怕!”

    有解药的毒蛊那也是毒蛊,那根本就不是解药的问题!黎土根的脸黑了。

    “还有,阿瑜也经常让我试毒啊,没什么的!”黎皓月一脸的无所谓。

    我怎么不知道!儿子,你到底被那个小娃娃下了什么迷魂药了,怎么她说什么,你都认为对啊!

    “阿瑜说了,经常试毒,以后别人对我们下毒,就会毒不到我们的。”黎皓月觉得有必要跟他爹解释一下阿瑜的用心良苦,别人还享受不到这种待遇呢,最后他还加了一句饱含威胁的话,“阿瑜她要做的事情,一定会达成目的的,您就别挣扎了。”

    “……”儿子,你真是我黎家的种,宠妻的能力已经渗入你的骨髓,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你这都还没长大呢,那有可能成为你妻子的人还是一个小豆丁,你就已经唯她是从了!

    真是……坑爹!你的良心痛不痛啊!

    唉,要怪就怪,家学渊源吧,都是遗传惹的祸!

    

http://www.lyyww.com/17_17555/80257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