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计划施,有所图
    不管心里觉得轩辕晋哲有多么不靠谱,韩光胜还是决定赌一把,选择相信他。再说了,计划若是没成功,再惨又能惨到哪里去呢?还不是一样的结果,倒是若成功了,反而可以逃离那令人沉沦之地。

    于是,二人的计划实施了起来,而从头到尾安明瑜都没有进行干涉。

    虽然在她看来,二人的计划不错,但因为年纪阅历的缘故,还稍显稚嫩,并且他们手中掌握的情报甚少,做出的决断并不能将所有会发生的情况都预料到,所以,安明瑜预计二人的计划并不能如他们所愿,完全成功。

    她之所以不干涉,是在考验对方,想要看看展露出的一角如同璞玉一般的韩光胜这个人,她该如何打磨,才能让他变得完美无瑕,假以时日,堪当大用。

    至于轩辕晋哲,皇甫乾昭都说了他是轩辕年轻一代最强的,有什么可考验的,以后多多教导,打磨性子即可。

    沉浸下来思考的韩光胜,做出的判断是精准的。

    因为贞姨的真面目暴露,让他迅速猜到了她背后的指使者恐怕是他的熟人,虽然他不愿意相信,但他想那个熟人恐怕姓杨,因为他的前未婚妻杨婉蓉口里露出了她认识贞姨的事实,并称之为贞嬷嬷,而这个贞嬷嬷虽然之前声称他帮过她,但在他的印象之中一直没回忆起来,现在,他知道那都是骗人的。

    而且,杨婉蓉只凭他说了几句话就能猜出他被人给废了,也未免太厉害了些!

    他被人绑架,弄残,又给予活着的希望,再让他陷入道德两难的选择之中,若是他选择同流合污,对方恐怕借此成为把柄来要挟他,若他不选择同流合污,对方就让他沉沦到不堪之地,再以一副拯救者的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亦或是为了打断他的脊梁,让他告饶乞求。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为从他身上得到什么,对方对他有所图,只是,图什么呢?

    他如今已成孤儿,家产全部被宗族强行夺走,未婚妻也成为别人的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可以被人图谋的东西。若是杨家人不想履行婚约,可以直接说,或者,用其它方法逼迫他,而非这种制造生死大仇的方式。

    这一点让他始终想不通,但总可以利用这一点将对方引出来,而轩辕晋哲和他的同伴会武,可以找机会逃出去一个,去见去年新到任的云扬州州府大人柯志奇。

    那是他祖父曾经的学生,也是极少数没有参与进死谏行列的人,再加之对方背后的家族势力也很强大,其姑母还是安国公府的世子夫人,所以祖父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柯志奇。

    在他新上任之初,就特意找过韩光胜,一是惋惜自己老师师弟的逝去,二是告诉韩光胜,若是遇到事情,可以直接找他,三是教导了他一句做人不能太耿直,以卵击石是不可为之的事情。

    显然,对方虽然是祖父的学生,但并不赞成祖父临死前的举动。他身为晚辈,不能对祖父的行为进行评价,对此并没有回应。

    如今,贼人的窝点就在这里,被拐卖的“货物”也在这里,那么,只要他将对方身后之人引出来,就可以连根端掉这伙害人之人。

    他一直没有去找柯志奇帮忙过,而现在给他送上一大功绩,总归是对方不会拒绝的。

    当韩光胜听见贞嬷嬷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房屋前经过的时候,他就立刻起身,沉声道:“告诉你家的主子,他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他,但要放过我们!”

    外面骂骂咧咧的女声忽然消失,没有回应,但听脚步声,那位贞嬷嬷又快步离去了。

    而轩辕晋哲看计划已经顺利实施,便敲了敲墙壁,说了九个字“傀儡行,一瞬迷,孟婆散”后,就站在门后等待了起来。

    安明瑜知道,那是越氏一族的顶级迷药,作用不一。

    “傀儡行”,顾名思义,中迷药者,会按施药者的要求来做任何事情。

    “一瞬迷”,会被一瞬间迷昏,且始终保持一个动作,清醒过来后,根本不会发现自己中了迷药。

    “孟婆散”,则是中迷药者完全不记得某段时间的事情,用以消除记忆。

    没多久,隔壁屋门开的声音响起,再接着,轩辕晋哲身前的门也开了,就见一道少女的身影出现,直接扑进他的怀中,还呜呜咽咽地说:“哲哥哥,鸢儿好怕。”

    这爱哭的毛病真不好,安明瑜的视线落在了越书鸢的身上,心里摇了摇头,虽然腹诽了一句,但看见对方令人眼熟的着装,倍感亲切。

    轩辕晋哲安慰了对方后,便将二人的计划告诉了她。在她留下了三小包迷药给了他,离去后,轩辕晋哲便与韩光胜一起坐在墙角等待。

    二人的计划很简单,只要鱼儿上钩,越书鸢负责去找州府大人,派人来抓,轩辕晋哲负责跟紧韩光胜,以防对方把他带走,找不到人。

    鱼儿很快上钩,对方真的派人来了,可惜不是韩光胜所猜测的杨家人,但也是熟人,让他永世难忘,且目眦尽裂,恨不得能亲手杀了对方,因为对方正是绑他并废了他的那个人。

    那个时候,对方拿出来的东西,让韩光胜知道,原来他真的有让对方所图谋的东西,他娘的嫁妆。

    曾经的韩光胜是少爷公子哥一个,只知道自家非常富有,但那只是韩家的。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他并没有注意过自己娘亲的嫁妆有多少,只知道外祖父和外祖母早逝,母亲是独女,是商户出身。

    外祖父意外地和自家祖父相交甚多,关系很好,父亲和母亲的亲事是二人早就定下的。以他祖父的性格,哪怕对方早逝,也要履行承诺,所以母亲顺利地嫁入了韩家。只是他不知道外祖家留下的家业全部做了母亲的嫁妆。

    韩氏宗族可以找理由收回韩家的财产,但无法动他娘亲的嫁妆。家中事发突然,无人给他告知这件事,杨家又早早地将他接入了杨府,所以他不知道母亲手下忠心耿耿的管事们找不到他,也不肯将产业交于打着他名号的杨家人之手。

    看到上面让他将之无条件转让给杨家的内容,韩光胜这才知道,杨家一定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将他早早接入了杨府,三年来,都让那些人无法见到他。

    “为何?”韩光胜的嗓音有些沙哑,“你不用说,让我猜一猜,太孙妃出现了,太孙侧妃娘娘不得已回了杨家寻求帮助,只有强大的财力才能为巩固她地位的事情出力!所以杨家之前准备徐徐图之,而之后却是等不得了,就对我下了手!”

    

http://www.lyyww.com/17_17555/80258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