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 > 第二百三十章 主子说,重逢叙
    一双死鱼眼瞪视着杨家老祖宗,死不瞑目。

    满脸的褶皱,狰狞痛苦的模样,无形中诉说着他死前的痛苦。

    那张脸,杨和生再也熟悉不过了,正因为熟悉,心底更是发颤,寒意骤起。

    那是和公公的人头。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杨家人的反应并不慢,包括现任家主在内的好几个人,都沉下了脸,冲韩光胜怒目喝道:“柯志奇是什么意思!?好大的胆子!”

    “放肆!柯大人这是要与我杨氏为敌吗!?”

    “快来人,将他们抓起来!”

    “我们倒是要问一问柯大人是何意,在我家老祖宗的寿宴上,送上这样的东西,是要与我杨氏不死不休么!?”

    不死不休?那算得了什么,自己和自家主子都是一条腿在棺材里的人了,怕你们?哼!柯家大管家内心腹诽一句,老神在在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牢牢记得自己来之前,自家主子叮嘱的话,想要安全,就跟紧某小娃,寸步不离。

    所以,跟紧安明瑜的柯家大管家,觉得自己很安全。

    韩光胜更是面不改色,没有理睬他人,更是无视听令冲上来的奴仆,只是盯着身前的杨和生继续自己的任务:“我家主子说了,既然杨家救下了和公公,那么,他死了,也该把人还给杨家。”

    “不过,虽然我家主子答应过给和公公留个全尸,可惜这个盒子太小,只能装下他的头颅,还请见谅,剩下的部分就只能弃尸荒野,喂狗了。再说了,和公公本就该是个死人,偷得二百零四年的时光,也该知足了。能免了他千刀万剐,已经是我家主子的仁慈了。”

    “你家主子到底是谁?”杨和生依然执着于这个问题,挥手止住了其他人的行为,然后放下双手后,死死地捏紧,不让自己颤抖起来。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心底涌上的那个猜测。

    “您觉得呢?”韩光胜没有直接回答,眉一挑,反问道。

    那个时候,杨和生仿佛有所察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自韩光胜上前呈上“寿礼”时,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幼童。

    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正在打量四周每一个人的安明瑜便转过了头,与他的视线对上了。

    无尽深邃的眼神,当中仿佛有着浩瀚星辰,一如当年那般,让人猜不透,看不穿,更有着当年未曾有过的冰冷无情,而嘴角轻轻向上扬起,就像曾经他所见到过的那般,淡淡地笑着。

    那明显不是一个小幼童能拥有的眼神!而那个笑容更是……

    眼前小幼童的脸仿佛与两百多年前,他在宫中见过的那张绝美容颜重合在了一起。

    杨和生的脑子里轰地一声,整个人都懵了,脑海之中,瞬间空白,耳中只有自己如打雷般的心跳声。

    视线里小幼童的嘴张张合合,一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杨和生,读懂了。

    她在说:好久不见,掌刑大人家的公子!

    其实,那声音实实在在的由远及近,传入了他的耳中。

    “好久不见,掌刑大人家的公子!”

    自从父亲死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过他了。

    杨和生被骇得猛然起身,身下的椅子随之而轰然倒地。

    他连连倒退几步,但因身后椅子的缘故,差点跌倒,可是他没有停顿下来,仍旧在后退,跌跌撞撞,连滚带爬,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这样说好像也不对,对你来说,是二百零四年,可对孤来说,一切只不过是四年前的事情而已。”小幼童想了一下,摇摇头,改变了说法,却更令杨和生心生恐惧。

    “可惜了,你爹死了,要不然,孤还能跟你爹叙叙旧!”小小的幼童从韩光胜的身后,慢慢踱步而出,优雅高贵。

    叙什么旧,不用想也知道!杨和生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在场的杨家人面面相觑,不明白老祖宗为何如此,那个小幼童的话每一个字都能让他们听懂,可组合在一起,他们就听不明白了。

    于是,众人的视线终归齐齐地落在了那名小幼童的身上。

    只见负手而立的她,身形虽幼小,却不容让人忽视,周身气质斐然,上位者的气势生生压下了一众杨家人。

    同时,韩光胜随着她的走出,立刻侧身面向她,弯腰恭敬地立在她的身边。

    那举动,让人不容错认他一直口口声声的主子是谁。

    身为柯志奇这种滑不溜秋的人身边最受重用的大管家,可谓是极其有眼色的。

    杨和生慌乱行为下被撞倒的椅子,柯家大管家上前几步就扶了起来,还用袖子使劲在上面擦了擦,再朝着安明瑜,弯腰躬身笑着说:“您别累着了。”

    安明瑜瞥了他一眼,倒是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于是,一个小豆丁就这样坐上了主桌的主位。

    人虽小,可坐在那里,更像是坐在了曾经的龙椅之上,无视众人,俯视杨和生。

    “孤当年赏赐给你的功法,可练得还好?应该还练得不错,都活到了二百多岁呢!”安明瑜自问自答,落在杨和生身上的眼神轻飘飘,可那眼神是曾经能让一众朝中重臣都感到腿软,战战兢兢的,“可惜了,当年孤应该让你爹也练的,这样,他就可以亲自承受孤的怒火了!”

    杨和生的腿脚发软,跌倒在地,浑身颤抖了起来。

    “当年孤已病入膏肓,所以你爹才会大着胆子铤而走险,在孤的眼皮子底下,哄骗了孤。他豪赌一把,还赌赢了。”

    “可惜的是,他恐怕没有想到,孤还有机会知道真相,来清算一切!”

    “孤这个人,其实并不善良。孤愿意给予的,可以赏赐丰厚,可孤不愿意的,哪怕曾经给予过的,孤依然也可以收回来!”

    杨和生的上牙下牙控制不住地打起了颤,他看着身前坐在椅子上的小幼童,看着她脸上的淡然笑容,可那笑一直不曾到达眼底。

    一点反抗之意在他的心里都翻不出浪花来,因为杨和生清楚地知道,眼前之人,她从不做无把握之事。

    她能这样暴露身份,肯定留有后手。她的身边一定有保护她的高手,没看到柯志奇都为她所用了吗!?

    终于,像是反应过来了,杨和生慌忙匍匐跪地,不停地磕头,向安明瑜求饶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

    

http://www.lyyww.com/17_17555/80259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