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皇朝女帝史之明焕大帝 > 第二百六十章 问号塞,事实悟
    热血澎湃!

    安明瑜口中所描述的未来愿景,令每一个追随者,情绪高昂,热血沸腾。

    哪怕是少年少女他们都一同单膝跪了下来,随之呼喊,内心充满了至死追随,不改初心的信念。

    他们的脑海中是有朝一日,随主上征战沙场,夺取山河,建立皇朝的胜利景象,萦绕不消。

    只有叶宗成父子四人,不在状态,脑海中塞满了无数的问号。

    小娃是谁?

    我家外孙女(外甥女)呢?

    被人掉包了?

    认错人了?

    还有!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听到了什么!?

    不,我一定是生病了!

    好可怕,我这么年轻,耳朵就出现幻听的了!牧紫庆张大了嘴,一脸惶恐,觉得自己出了问题。

    要不然就是,那个娃,根本就不是他们家的娃!

    三魂六魄,宛若丢了几个,完全不在状态,直到有人不停地捣他,见他没反应后,又狠狠地来了一下后,他才回过神来。

    他一脸木呆呆的表情看向捣他的人,发现是自家爹,这才发出疑问:“爹,怎么了?”

    叶宗成脸上闪过一抹恍惚,小声说:“掐一下我!”

    “什么?”牧紫庆莫名其妙,一时之间,不懂其意,有点惊恐。

    这,不太好吧?

    “掐一下我!”叶宗成拧眉,低声又说了一遍。

    “好……”吧,掐爹啊……牧紫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轻轻地掐了他爹一下,不敢用劲,怕被揍。

    “真的是幻觉,被掐也不疼啊!”叶宗成表情沉重,低声喃喃道,他突然得病了?眼睛耳朵都出了毛病?

    咦,是真让掐?牧紫庆忽然明白他爹的意思了,便大着胆子伸手又掐了一次,使劲掐。

    嘿嘿,爹让他掐的,难得的机会啊!牧紫庆笑得有点欠扁,可还没开心完,就被他爹一个爆炒栗子打在了头上。

    好疼!

    “你个棒槌,胆子肥了,敢掐你爹!?”叶宗成怒目而视,教训“不孝子”毫不手软,然后,转过头去,人恢复了以往的冰块高深莫测,仿佛刚那个让儿子掐自己的笨蛋不存在。

    然而,内心如惊涛骇浪,始终平静不下去。

    娘子,人生第一次,为夫的腿有点软,想跪!

    牧紫庆一脸好委屈,想说“爹是您叫孩儿掐的”,可惜迫于多年来冰块爹的淫威,不敢多说,只能默默地接收了两位兄长幸灾乐祸的眼神。美女窝

    无人注意到这一角发生的事情。

    被制住的皇甫明玦更是眼神惊骇地望着安明瑜唤众人“平身”,那小小的身影彻底与他记忆中那位,哪怕躺在床榻上都能令人生畏的瑜皇姐重合了。

    每当她做出重大决定的时候,就会这样。

    而每一个违背她的人,下场都是极其惨烈。

    越让她生气的人,越会备受折磨,生不如死!

    一想到这一点,他浑身都虚脱了,不愿意相信地低声喃喃道:“不应该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但没人理会他,哪怕是他的属下都顾不上理会他了。

    身为同一时代的人,那名大太监在反应过来安明瑜是谁后,就已心生恐惧,腿脚发软。寄望于自家主子能抓住对方,占据上风,可惜,周围出现的身影,彻底绝了他的希望。

    想到那些人是谁后,他更加害怕得想逃了,可惜,无路可逃。

    当皇甫明玦被制住,安明瑜说了那一番话后,他心中的恐惧之情已经上升到了极点,促使他跪了下去。

    众人的呼声结束后,就见他趴在地上,疯狂地朝安明瑜磕头,嘴里不停地高声求饶:“太女殿下饶命,饶命啊!”

    眼前的情形好眼熟,就如同前不久见到安明瑜,死命磕头的杨家老祖宗一样,再一次,有人跪在安明瑜的面前,哪怕磕出了血,也不敢停。

    黎皓月有种预感,以后这种情形恐怕会成为常态。

    嗯,他会习惯的。

    只是,前一世就已习惯的安明瑜她,对此情形自然不为所动,仅是漠然地轻轻扫了他一眼,像是看死人,任凭他在那里继续磕头,再看向了身前的皇甫明玦。

    他一脸不知所措,声音开始颤抖了起来,即便人被制住动弹不得,但身体也开始如声音那般,不停地抖动了起来。

    “此次出来,我卜过卦,我会抓到你的,我会抓到你的!怎么会这样!明明我算出来了,我会抓到你的——!胜利的人是我——!”他的声音由小变大,最终疯狂地嘶吼出,所以,一定会有转折点,转折点在哪里?

    是他们谪仙盟的谁到来救了他,然后扭转形势了吗?

    可是,就算谪仙盟所有的高端武力来到这里,恐怕也只能堪堪逃生!

    就在那时,安明瑜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你是抓到孤了啊!”

    她淡淡地笑着,那笑容,令皇甫明玦更加绝望,尤其是在她又补充了一句:“你刚才的确抓到孤了,只不过,只有一会儿而已。”

    那看傻瓜般的眼神,令皇甫明玦明悟了事实。

    她说的没错,他刚才的确抓到了她,所以他卜卦也没有算错,可是,他只算到了一点,却没有算到全部,更没有算到结果!

    “……”一阵沉默后,他就像溺水的人想抓住一根稻草活命,不愿承认现实,疯狂惧怕地一个劲在那里喊道,“不!不!不对!我一定没有算错!”

    “孤已经跟你说过了,卜卦之果,包括裴氏秘术,一切都只是一个可能性。事实是,你学艺不精,最关键的这一点没有理解,更没有放在心上。”

    “你看,孤已重生,可你们死了没?说是孤的重生要付出整个皇甫一族的生命,可你们死了没!?”提及这一点,安明瑜的心中一阵怒意丛生,“这一切,不是孤造成的!相反,皇甫一族,上至皇伯父们,下至新生婴儿,都是因为你们几个背宗忘祖的不肖子孙,被人屠杀殆尽!”

    “你没有学到裴氏一族风淡云轻,天师应有的精髓,看来,还是孤当年教导你教导的少了!”

    一听见她的“教导”,瞬间,皇甫明玦打了个颤栗,更恐怖的记忆浮上。

    “从今以后,作为你的皇姐,虽然只是堂姐,但孤还是会尽到皇姐的职责,好好教导你的!直到你死!”

    “不!不!瑜皇姐,我错了!你原谅我!我错了,我、我想岔了,求求你,原谅我!”再也不敢死鸭子嘴硬了,求饶才是正道,在做了曾经的那些事后,再被瑜皇姐“教导”,他宁可去死!

http://www.lyyww.com/17_17555/80259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