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三国]白甲苍髯烟雨里 > 116.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信相思空余恨,夕照容易下霜墙

    *

    天色向晚,祁寒悠悠醒转之际,已是夕照昏黄。

    人是被冻醒的,窗户没有关严,房里的几个火盆都快要熄灭了。炭条灰扑扑的,隐约有几缕猩红的光,兀自散发着余热。

    祁寒体内钝痛不堪,眼皮胀痛。又因寒疾发作,浑身忽冷忽热的难受。呼吸时,肺腔里传来细小的嗡鸣异响,他忖着一定是发了高热。

    寒疾创损的各处经脉,以及身后红肿不堪难于启齿的地方,都在疼痛。

    不过轻轻一动,便袭来阵阵刺辣钝痛,令他轻呻出声。声音嘶噶难听,闭塞干涩的喉腔陡然启用,引发了一连串剧烈的咳嗽。

    赵云还没有醒。

    丰润的唇轻轻勾着,不知梦到了什么,鼻息沉沉,脸色潮红,比之前已经好了很多。

    祁寒拄手轻咳,将被赵云单手挽住的腰解放出来。

    一时只觉腰身酸痛不堪,似被大力摧折撞断了……瞬间想起先前情-事,目光不禁掠向二人身下凌乱不堪的污秽,尔后飞快移开了眼睛。

    祁寒脸一红,抬眼再度凝望身旁酣睡的始作俑者。目光闪动,渐渐变得温和沉定。那水滢滢的眸里,萦余一抹化不开的柔情。

    他试了试体温,确实是在发烧。

    又去试赵云的额头,竟也烫得灼手。

    祁寒心头微惊,深恐赵云中药伤身。顿时顾不得自己全身钝痛,头眼昏沉,挣扎着起身。

    所幸火盆将灭,铁钎上支的水壶尚自温热,他舒了口气,先灌饮几口温水,又喂了赵云一些,这才忍着痛,洗净自己体内的残留,将身上收拾干净,推开了门。

    院里积了一层白雪,银装素裹,煞是好看。

    祁寒眼前阵阵发黑,自然无心欣赏美景,他心中挂念赵云,便想着要先了寻仓官仆婢拿些炭火过来,再往军营去找孔莲过来看视。

    赤-裸洁白的脚踝下,只趿了一双麻鼻蒲底的棉屐,他晃晃悠悠下了青墀石阶,刚走到院里,便见天井中坐着一道萧瑟的身影。那人斜倚树干,长手长脚不羁而张,身前丢了几个开了塞的空皮酒囊。

    吕布面色酡红中泛青,发髻上有积雪。他抬起眼来,定定看着祁寒,黑沉的眸里空洞洞的,全不聚焦。

    祁寒蹙了蹙眉头。绕过满身酒气的他,自顾自走到院外去。

    他不知道吕布在雪中坐了多久,抑或是听见了些什么。

    眼下他与赵云在一起了,不能再给吕布任何希望……即使是那些会让吕布误会的行为,也不可以。就像赵云当初所希望的那样,与这头猛虎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最好。

    祁寒身上衣衫单薄,还被赵云撕裂了好些口子,显得凌乱不堪。他本是要回房加衣的,但吕布大马金刀地堵坐在门口的树旁,目光不善,祁寒不想同他纠缠,便径直出了院门。

    刚走到篱墙外,身后风声忽地一动,一个酒囊破空而至,啪的一声重重落在祁寒面前的雪地上。

    吕布鬼魅一般站在他身后,盯着他衣衫上的破损,以及那些裸-露肌肤外的淤印吻痕。墨绿瞳光涌动,眼神几变,仿似随时都会爆发。

    “温侯有事?”祁寒回身,顺着吕布的目光垂眸,瞥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破衣和痕迹,面上表情殊无变化,唇角还挂着一抹淡笑,询问般望着吕布。

    吕布盯着他的眼,没有从里头发觉半分的羞惭,或是畏惧。

    那不卑不亢的语气,拒人千里的称呼,令吕布回忆起了小沛郊野的山坡上,初见祁寒的样子。

    吕布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人,始终还是那个风姿如竹的少年,未曾变过。

    他忽地一笑,扬起手中的酒囊:“我来找你喝酒的。”

    说着大步上前,拾起雪地上的囊子,递到祁寒手中,“这一袋我可没喝过。还是你爱用的那只鹿皮囊子。”

    祁寒垂眸看了一眼那只斑点漂亮的鹿皮酒囊,在侧角缝合的地方起了一个线头。

    的确是自己平日惯用的那只。

    “奉先……”

    他沙哑的语声顿了一顿。望着吕布沉沉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人是素来霸道的。

    祁寒向来知道这点。

    连那夜醉酒,他表达爱意的方式,也那么的凶狠粗鲁,与他那自负、骄横的性格别无二致。若非吕布强取豪夺惯了,祁寒也不会一直躲避他,刻意疏远他。

    从深心里讲,那一晚之后,祁寒是有些惧怕吕布的。

    吕布这个人有太多不讲理的资本。一旦看上了什么,必会想方设法得到。祁寒曾经深深怀疑他是看上了自己皮相,因此绝不愿意去跟他讲道理谈感情,动以情晓义理的。

    可此刻,当吕布拿着这只酒囊,用那种深沉可怜的目光看过来,祁寒竟突然有些心慌了。

    那一瞬间,他仿佛从吕布身上,看到了自己注视赵云的那种眼神……

    慌忙停住思绪,权当那一瞬是幻觉,祁寒接过了酒囊,拔开塞子,不去看吕布。

    吕布看了一眼天色:“下过雪了,有些冷。你穿得单薄,走,同我去灶间温了喝些。”

    祁寒唔了一声,点点头,神思不属道:“是。喝口热酒,好暖身子。”

    吕布深深看了他一眼,既而哈哈一笑,领了他,大步向前走去。

    祁寒跟在后头,脚下虚浮地走着,本就发着烧,望着吕布的背影,脑袋里更是一片混乱。

    ……

    灶间不透风,火膛熊熊燃着红色的焰光,十分温暖。

    两个仆婢见二人走了进来,慌忙低下头见了礼,走避开去。

    错身的时候,吕布有意无意地站在衣衫凌乱的祁寒跟前,将他遮得严实,不至教人看了去。

    两人在火膛前喝得几口温酒,又说了几句闲话,祁寒肚中渐暖,脸色回转,似是好看了些,却仍觉摇摇欲坠。他单手撑扶在灶台上,微眯着眼,看着笑得爽朗的吕布,似被他感染,也跟着笑了一笑。

    吕布见他展颜,却蓦地垂下眼去,俊毅的脸庞笼上了几点阴影。

    等再抬起头,脸上已是毫无笑意,眸映火光,几分冷肃。

    祁寒的笑声戛然而止,怔怔往后退了一步。

    吕布随着他踏上前来,双手一寸寸攀上他的肩膀,迫使祁寒与他直视。沉声道:“祁寒,奉先有话同你说……”

    喑哑的声音里,几许无奈和难过,祁寒听出来了,只觉头皮发麻,想要遁地而逃。

    但该来的,终究会来……

    “奉先。你先听我说。”祁寒咬牙打断了他。

    吕布一怔,眼睛遽然放大了些,盯着他一瞬不移。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极为酸涩难言的感觉。

    那是一种他从未体会过的感觉。

    与之前坐在雪中独自落寞煎熬,又深为不同。

    这感觉又仿佛是一种预感,预感若是放任祁寒说下去,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把心里的话,告sù祁寒了。

    那么,这一辈子,他都不可能真正拥有这个人……

    “先听我说!”

    吕布急得声音发颤。

    谁知祁寒却拍上他扣在自己肩膀的手,粲然一笑:“奉先,祁寒这一生,只恋慕赵子龙一人。身心皆属他一人所有。”

    吕布猛地倒退了一步。松开了他。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祁寒那张苍白无血色的面容上,清眸澈珠,温情似海,那一抹俊美绝伦的笑。

    从初见他,及至此刻,这是祁寒笑得最美的一次。

    吕布惶惑地睁大眼,飞快咽了口唾沫,欲强迫自己说完想说的话:“祁寒,今日之事,我权作不知……我亦会遣散妻妾……”

    祁寒却狠下心来,强忍下对吕布的心疼,沉声而笃定道,“祁寒在此立誓,这一生,我与吕氏奉先,将会是亲于血水的异姓兄弟。若有来世,再报深恩。兄长,请祝愿我与子龙罢。”

    吕布“啊”的一声大喝,将酒囊往地上狠狠一掼,美酒激溅而出,落在二人脚边。他气得全身发抖,奋起一掌将灶台边角劈了下来。

    吕布不知道自己在气恨些什么,只是猛地背过身去,不言不语。

    寂静的灶间里,祁寒默默望着吕布高大的背影,见他岿巍如山的背影,显得那么萧瑟落寞,弓着背,一动不动的,却也不知该怎么安慰他。

    “兄长。”

    祁寒沙哑的嗓音响起,“我要回去了。”

    吕布背对他,垂头握着拳,还是不动。

    祁寒语声一顿,“我去寻仓官拿些火炭。你……天色晚了,明日还要备战,早些回去歇着罢。”

    话落,他心底轻轻叹了口气。

    赵云还发着烧,待将他的房间煨热了,自己还得去寻孔莲。

    祁寒脑中已是一片混沌,全身泛着疼,委实已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应付安慰吕布。

    何况,他以为,吕布现在最需要的,是自己静下来想清楚一qiē。正是他该回避的时候。

    祁寒见吕布闷声不答,便径自离开。

    刚摇摇晃晃走到门口,却被一只大手拉住了右腕。

    吕布马上就放开了他的手,沉沉的声音在后头响起,辨不出喜怒:“你衣衫不整又单薄,外头太冷。在此等候,为兄去拿。”

    说着虎步越过祁寒,走至槛外。脚步却蓦地一顿,背对着祁寒道,“既是你所愿,我便祝福你们。但若将来赵子龙对你不好,便是千里之外,我也要取他性命。”

    话落,吕布身上带起一阵风,头也不回地去了。

    祁寒望向他孤桀峥嵘的背影,一时恍然出神。

    那一瞬间,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头戴紫金冠,威风赫赫立在坡上,无人可挡的雄武将军……

http://www.lyyww.com/9_9216/40660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lyyww.com
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yyww.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